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二婚潜规则》(主角瞿采小禾)精彩阅读在线试读完结版

《二婚潜规则》(主角瞿采小禾)精彩阅读在线试读完结版

时间:2020-05-29 12:45:55编辑:肉蘑菇 作者:禾米豆 人气:

禾米豆新书《二婚潜规则》由禾米豆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瞿采小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点点头,她说的我懂,她在风月场上久了,各种各样的男人见太多,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翻船,是因为她从不付出感情,能有她这样的朋友在我

二婚潜规则

推荐指数:10分

《二婚潜规则》 第9章可恶的公公 免费试读

我点点头,她说的我懂,她在风月场上久了,各种各样的男人见太多,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翻船,是因为她从不付出感情,能有她这样的朋友在我迷茫的时候点醒我,我要感激。

心情真的一下子就好了,想到他可能不是因为冷漠,只是不想给我增添麻烦才做出那样的反应,就算我丢了工作,也觉得无关紧要了。

至少这个世界,还没有让我觉得冷不可耐。

我给瞿采打包了一份紫菜包饭回去,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外等我,狭窄的巷子里人来人往,我倒是有些不适应这空旷的门,我尚未进屋就听到屋里我婆婆的哭泣声,还有我公公的叫骂声。

瞿天坐在外间正中央,翘着二郎腿抓一把瓜子,脚下扔了一圈瓜子壳,看到我回来,他咧着嘴妹儿长妹儿短的,就好像之前的事从来没有过一样,我绕过他,只听到他突然凑近我身边,很低声的说了一句:“上次你打我那事儿,没完。”

他说罢要走,我也很认真的看向他说:“不怕死你尽管来,下一次,我让你做不成男人。”

瞿天佝偻着背,一脸贼表情的看向我,冷哼一声,出去了。

我婆婆那屋传出皮带抽打在人身上的声音,每一下就伴着我婆婆的哭叫,我公公又喝多了,口齿不清的骂骂咧咧,突然咚的一声,吓了我一跳。

我掀开帘子进去,我婆婆头朝下后脑勺栽在地上,脚还搭在床上,眯着眼睛像是昏迷不醒了,我公公刚好收回踹人的脚,瞪了地上的婆婆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拉开被子就睡。

他是怕我的,但以前不。在我学泰拳之前,他经常对我动手动脚,直到一年前,我掰断了他双手六根手指,他就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就算在家里,也和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我把我婆婆扶起来,她两个鼻孔都在冒血,我掐了她的人中穴,总算是醒了。

“去医院么?”我都习惯她这样的状况了,被打的更狠的情况都有,最开始还会去医院,后来就干脆不去了。

我婆婆看到我,也顾不上自己疼,抓着我的手臂说:“快去找瞿采,他被你爸打跑了。”

我看了一眼床上睡觉的男人,按着以前我可能真的不会理他,自己出去找瞿采,但今天我本来气就不顺,我怎么可能让他消停的在床上睡觉?

我一把掀了他身上的被子,我公公瞪着带血丝的双眼看着我,特别不满但还是不敢对我发火,只能骂骂咧咧的说:“干什么?我要睡觉!”

“起来,找瞿采去。”我声音很冷,被子直接被我扔在了地上,我公公就穿个小内裤,屋子没取暖设施,他缩成一团,不停搓着手臂大腿,我决定一分钟内他如果不起来,我就把他打起来。

没到一分钟,他骂骂咧咧的坐起来了,也许还有良知,还担心他儿子,穿上衣服晃晃悠悠的出去了,关门前还不忘记拉着各种不愿意的瞿天一起。

我烧了水洗了条毛巾,给我婆婆擦了脸,我公公下手狠,但打她几乎都是皮外伤,很少伤筋动骨,他还需要女人给他做饭洗衣服,我婆婆被打的躺在床上动不了的情况,只有过一次,可就算那时候她打着石膏,晚上也还是得被我公公折腾。

我有时候想,如果这是我的男人,我可能早就一刀捅死他了。

我婆婆躺在床上一直哭,半个小时以后,我听到门外传来瞿采说话的声音,带着点哭腔,但我公公骂他的声音一传来,我婆婆不敢哭了。

我赶紧出门,瞿采看到我,扑过来抓着我的胳膊,我公公手里拿着只拖鞋,我没问他是不是又打瞿采了,我怕我控制不住狠狠的揍他一顿,我今天已经失控一次了。

瞿采的裤子上有几个脚印,是小孩子的鞋码,他又被人欺负了。

我带着瞿采进屋,帮他换了衣服,然后把还热着的紫菜包饭塞在他手里,他本来一脸委屈,看到好吃的,塞了满嘴,又知足的笑着禾禾,禾禾的叫我了。

吃饱了洗澡,洗好了睡觉,瞿采在外面受了委屈就会睡的不安稳,害怕的缩成一团,我安抚好他,把他的脏衣服洗干净,瞿天吃剩下的瓜子皮我扫了,顺便将他乱扔在屋里的鞋一起扫进了垃圾桶,不过我垃圾都没倒出去瞿采就醒了,黏在我身后贴着我。

他居然也是有反应的,下面硬硬的,每当这种时候他喜欢抓着我的手往下拽,我都是拒绝的,他也不会自己处理,只是不停的嚷着胀。

瞿采又被我硬压下来睡了,心烦的感觉又泛上来,这一天的变故像是抽了我的筋,但疲惫到底还是占了上风,我倒在床上也很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梦里来回来去的都是我狠狠打向白雨薇的那一拳,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后悔,只是可能用的力度真的太大了。

早晨去菜场,我犹豫许久,还是决定不削减每日的菜量,钱总归是能继续去赚的。

吃完中餐,瞿采坐在床上看电视,其实他也看不懂,就是看热闹。

“瞿天的鞋是不是被你扔了?”我婆婆气呼呼的进来,瞪着我,她嘴角和右脸上还有被我公公暴打留下的淤青,我没理会她,躺下来闭着眼睛装睡,她索性往我身边一坐,抽抽嗒嗒的哭了起来:“我什么命,生个傻儿子不说,还养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媳妇儿,连个孩子都怀不上,你算个女人么……”

她不说还好,那块伤口其实已经被我藏的很深了,但她就非要将它翻出来,揭开再撒上一把盐。

我睁眼坐起来,平静的看着她,我婆婆对我一向很凶,可看到我这个表情还是紧张的站去了门口。

我上一次掰断我公公手指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反应。

“你,再给我提一次那件事试试。”我看着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

她委屈的捂着脸,抹了几把眼泪,好像有多委屈一样的说:“瞿天找不到鞋在家里闹,我没办法给他买了一双,那可是将近一周的菜钱啊!不买怎么办?不买你爸又得打我,你以后不要再扔他东西,听到没有!”

她说完就出去了,遇到她不觉得理亏的事情,那她一定是得理不饶人的,但若是她理亏,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只知道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