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花重锦官城》主角苏幕遮廖秋韵免费试读完整版

《花重锦官城》主角苏幕遮廖秋韵免费试读完整版

时间:2021-02-23 15:34:28编辑:周自横 作者:青玉案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玉案原创的都市小说《花重锦官城》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幕遮廖秋韵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入夜,宁静的大将军府里鸦雀无声,只有不知疲倦的虫鸣声反复不休,回荡在扶摇阁冷清的院落里。月光洒在石阶上,仿佛落了一地洁白的霜。蹑

花重锦官城

推荐指数:10分

《花重锦官城》在线阅读

《花重锦官城》 第十二章 蓝凤凰 免费试读

入夜,宁静的大将军府里鸦雀无声,只有不知疲倦的虫鸣声反复不休,回荡在扶摇阁冷清的院落里。月光洒在石阶上,仿佛落了一地洁白的霜。

蹑手蹑脚地推门出去,我屏住呼吸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形,没有人,寥寥几个护院刚刚进行完巡逻,正是换班休息的时间。

麻利的爬上那棵离围墙最近的树,我轻车熟路的踩着几块上午费了好大劲才搬到这里来的大石头,脚腕用力一撑便出了围墙。

“嘁,不帮就不帮。”我嘀嘀咕咕了一会,大胆地走在冷冷的街上。

深夜的毓都虽有几家仍亮着灯的人家,但是都将窗户关的严严实实,只有或大或小的影子映在鹅黄色的窗纱之上,角度再好一点还可以看见女子晃动的步摇,然后猜测那个女子是否云鬓花颜。

毓都的东面有座常年无人住的宅子,宅楼高耸,名为“东风雅阁”。据老人说那座宅子原先的主人是前朝一位地位显赫的亲王,后来陈朝建立,亲王不降处死,当夜有人在宅府周围听见白狐拜月长鸣,视为不祥,自此无人敢靠近,荒废至今三百余年,后来逐渐沦为乞人的住处,又因为宅子实在太大,所以毓都的乞丐大多都居住在此。

站在东风雅阁的朱漆大门前,我伸手探了探门板,门板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铜锁锈蚀,红漆也差不多脱落干净,斑驳一片。三百多年的光阴在这扇门上缱绻流转,送走一个王朝又迎来一个王朝,还要接受昌盛荣辱的洗礼,也难怪这扇门如此破旧不堪。

“哎呀快跑,那个人是妖怪!”只是还没有等我推开门,门就被从里面打开来,急匆匆跑出来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

“哎,怎么回事?”我拉住一个人询问。

“哎呀不得了,里面有个人身上长满了花,一定是妖怪!快跑吧!”被我拉住的人不耐烦的说着,然后恐惧的撒腿跑开。

不一会人全部跑光了,东风雅阁里面又恢复了安静。可怜原本钟鸣鼎食之家,最终连乞人也不屑一顾。

我径直走入内堂,屋内有几盏蜡烛,橘黄色的光晕驱走冰冷的黑暗,像是一团软绵绵的云朵浮在空中。

一个小乞丐把身子缩成一团,口里不停地呢喃:“冷……好冷……”

我认出这个乞丐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一个,不禁心里一阵激动。之前她和路人回嘴,风吹起过她的头巾,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面我似乎看见过一朵青色的莲花,像极了我曾经在古书上看到的苗疆巫族女子的传统点饰——碧台莲,这也是我为什么大半夜的跑到这个地方来的原因。

“喂,你没事吧?”我快步走过去看她,她的身体温度明显低于常人,冷的有些僵硬。

“冷……”她似乎是感受到我的体温,整个身子缩进我的怀里,像是受惊的小兽,紧张不安。

我摘掉她的头巾,惊异地发现她白皙的脸上满是青色的莲花,从眉心向四面伸展着花瓣,并且慢慢变细变长,她其他裸露出来的部位也同样浮现出这样的诡异莲花。这些莲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大有覆满面前整具身体的趋势。

我冷汗出了一身,连忙推开她,手里藏着的银针瞄准了她的手腕急刺而下,并且在其他重要的Xue位如法炮制。

她口里无助的呢喃着“冷”,却因为银针封住了关节的关系身体成平躺的姿势不得动弹。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她睁圆的眼睛里面死气沉沉,布满了绝望的色彩,像是没有光彩的琉璃珠,看上去是深邃的黑暗。

“没有满十八岁不能下美人蛊,否则会被反噬,适得其反,驻颜不成反成毁容,续命不成反成折寿,你不知道吗?”我知道她的意识还在,只是因为被蛊虫反噬的过程过于痛苦她无法压制。

她当然是无法回答,她的全身力气都用于忍受那坠入地狱般的感觉。被美人蛊反噬的人会有短暂的失忆症状,并且体温会在很短时间里面降到零下,直至冻成一块冰死去。

我当然不能够看着她在我眼前死去,那个孩子身上的美人蛊是她下的,吸引蛊虫的血液必须足够新鲜与温暖,她还要活着去救那个身上寄托着一家人希望的孩子。想到这里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划开手臂,让她喝下我的血,希望能够暂时拖延住她体温下降的速度。

有些慌乱的把藏在袖子里面的针袋拿出来铺开,我的心紧张得怦怦跳,施针的时候好几次都刺斜了,急得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不得不几次停下来平稳呼吸,鼻尖上的汗珠一颗颗落下来,落在地上绽放出小小的水花。

人迎,膻中,巨阙。关元,期门,商曲。一针针下去,又一针针拔出来,我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在看到最后从晴明Xue拔出来的针上乌黑一片时安稳的落了下来,片刻之后又用匕首在她同样乌青的手指上各划开了一个小口,我看着那黑色的血液慢慢流出,缓缓地瘫坐下来,收起针袋。

黑血腐蚀Xing很强,流到地上时地面“噌”的一声升腾起一阵烟,并且在平缓的地面上流动,那是因为那不只是血,里面还残留着美人蛊蛊虫的尸体。

被烟呛到了几下,我挥手把它们散开,再去看那个小乞丐时她身上的莲花已经消失殆尽,仿佛从未出现过,而她光滑白皙的皮肤柔嫩的像是剥了皮的白煮鸡蛋,气色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伸手探上她的脉门,能感觉到她的体温正在回升。

“你救了我,我会回报你。”她刚恢复一点就开口说道。

“那你把下在那个孩子身上的美人蛊解开就可以了。”我擦干净匕首上面的血迹,很久才缓过神来。其实我不好意思对她说的是这是我第一次施针,看看她身上个别部位多出来的洞眼就知道了,再晚一点她就死了。

她闭着眼睛像是在休息,头发凌乱的散开来,脸上虽然有些灰渍,但是不难看出这是张美丽的脸。

“我说你半吊子的巫蛊术也敢来用,真是大胆呐。”见气氛有些闷,我说话,“要不是碰到我,你今天就无声无息的泯灭在这里了,死了还要被冠上一个‘会开花的妖怪’的罪名,多难受啊。”

“半斤八两吧,你不也是半吊子,多扎的那几针我都数着呢。”轻声说道,她睁开眼看我,眸子里是好笑的神色。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我虽然面子上面有些挂不住,但是见她这个样子,觉得她应该是个挺好说话的人,肯定愿意帮小牛解了美人蛊,所以也就没有再计较。“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下蛊,反正你也应该知道,对你没好处,还是赶快把那美人蛊给解了吧。虽然说被美人蛊反噬会暂时失忆,但是你现在应该想起来了吧?”

翻了个身没说话,她伸展了一下四肢:“你懂得好像挺多的。”

“没事跟着师父就会看看书,师父是个清闲的人,一天到晚都闲着,什么也不教我,我就看看书。”我没说是其实因为我什么也不学,因为那样岂不是脸都要丢光了?“你是从苗疆来的吗?你叫什么?”

“嗯。”点头,她算是回答我:“名字……忘记了。”

“嗯?”我想起《笑傲江湖》里面那个跟在任盈盈身边的五毒教教主蓝凤凰,也是妩媚的一个苗家女子,觉得这个名字也挺适合她的。“要不我取一个?叫蓝凤凰?”

“名字什么的,无所谓。”没表态,不过也没拒绝。她坐起来,“你是谁?”

“要不你也起一个?”看着她狡黠地笑,我感觉自己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无赖。

“殷扶。”她过了一会斜眼看我。

“音符?”什么怪名字?我愣住,不对呀,音符这个说法不是现代才有的吗?她怎么知道?难道……

“殷红的血,扶摇直上。殷扶。”她解释。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那好,要是哪一天我去闯荡江湖我就用这个名字。”我伸手拉她:“走吧。”

“去哪?”

“你说去哪里,那个小子被你下了美人蛊现在还危在旦夕,当然是带你去帮他解蛊虫啦,现在是晚上,听竹轩没人,你也不会被发现。而且,你这样子一身脏,明天早上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那些人可都是看见了,你身上的碧台莲花一朵又一朵开都开不完,到时候流言蜚语什么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你到哪里去做乞丐?”我看她仍旧是一脸的疑惑,就坦白道:“然后就去我家,我看你穿我的衣服也应该会合适。好好梳洗一下,我相信你明天就算被那些乞丐瞅着脸看个一年半载的,他们也认不出你来。”

“哦。”

而听竹轩里正如我所料,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

我划亮一盏灯,和匕首一起递给蓝凤凰说道:“进去吧,要匕首我借你。”

“谢谢。”她拿着灯进入放置小牛的格间。

大约半个小时后蓝凤凰走出来,放下衣袖:“不会被发现吗?”

“会,怎么不会?”我吹熄灯和她一起走下去,“没有你小牛怎么可能自己好。”

估计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弱智,蓝凤凰没有说话。

走到大将军府的围墙下,这个时候天有点蒙蒙亮了,我却发现了一个大问题,气得我吐血——平常我是爬墙出来大门进去,今天我总不能从大门进去吧?可是如果要从围墙进去,周围又没有个垫脚石,我够不到那么高啊!

“进不去?”蓝凤凰看出我的难色,笑了一下,抓紧我的手臂一个旋身就悄然无息的上了围墙,然后进了内院。

“轻功不错啊。”我赞叹,虽然我不会武功,可是我毕竟身边从小就绕着高手,武功的好歹还是能准确判断的,蓝凤凰刚才身轻如燕,不说别的,轻工肯定不在苏幕遮之下,而苏幕遮最得意的除了医术之外就是轻功,他行动时红影翩跹,犹如鬼魅,落地不沾尘土。

趁着蓝凤凰去大将军府后山的溪边沐浴,我从衣橱里面挑出一件蓝色的宽袖长裙,用剪刀把袖子磨边,下面剪成不对称的短款,快手快脚的用银白色的线锁边。然后等她回来的时候把改好的衣服扔给她

“时间太短了,重做一件来不及,就将就将就下吧。”我看见她疑惑地神色,说道,“我知道你们苗疆的服饰多银饰,短衣自然,穿中原的长衫罗裙肯定不习惯,就……稍稍改了一下。”

“你去过苗疆?”蓝凤凰穿好衣服,在我给她的银饰里面挑出一支简朴的银簪把头发挽上去,“做得很像,也很好。”

“我在书里见过。”我回答。“做得很好”那是当然的,自小手工什么的最在行,但是“做得像”么,我总不能说我生前看《笑傲江湖》的时候看过吧?

“你没出过门?”她同情地看我。“所有的都是看书看来的。”

“自小和师父在一起的。”那个什么云游四海还是我想和师父商量的事情呢。我被蓝凤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镜子。”她又整理好了一下,走到铜镜面前看自己:“还好。”

“什么还好,蓝凤凰你简直是红颜祸水!”我扑到镜子面前纠正她。

蓝凤凰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自然的大气,身上除了花纹普通的银耳环便没有其他饰物,却更加突出了她的飒爽之美。剪水瞳眸,蛮腰纤细,干净利落,清爽动人。

“可以把匕首送给我么?我们族人腰间总会插着一把匕首的。”蓝凤凰好像习惯Xing的拦了一下腰,皱起眉头。

“哦,好啊。”我很干脆的把匕首递给她,这下子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向江水寒要鱼肠剑。

“那我走了,殷扶。”离开的时候她从窗口跟我告别,像是深交多年的好友,“要是以后能出来,就到江湖上走走,外面的世界五彩斑斓,万紫千红,和那些真正繁华的城市相比,毓都不算繁华。”

又还是、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想见西出阳关,故人初别。

花重锦官城

花重锦官城

作者:青玉案 类型:都市 状态:完结

《花重锦官城》本人看小说也有9年了,各类大神新手的书也看了不少,说真的,这本书写的很棒,很有带入感,越到后面越精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