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恰逢君时满堂春

更新时间:2021-02-23 15:20:44

恰逢君时满堂春 连载中

恰逢君时满堂春

来源:落初 作者:明远公子 分类:言情 主角:唐思煌阿隼 人气:

明远公子新书《恰逢君时满堂春》由明远公子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唐思煌阿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霸道王八气全开凤凰女主??千万年黏着系龙族男主第一世女主忙着杀神弑佛没时间生孩子第二世女主忙着教训杀人魔妹妹没时间谈恋爱第三世相公,成亲且慢!我先去砍几个神自带永生不灭光环女主,不具备“需要男主不停救”技能;男女主情话满分,有甜有虐,大结局皆大欢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煌儿。”白沧招一招手,唐思煌就凑过去了。

“什么玩意?”唐思煌刚走过去,就看见鱼塘里两只色彩斑斓的鱼,一白一红。还真是…..肥美啊。

“煌儿看它们,关系多好。”

“嗯好好好。”唐思煌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我给他们取了名字。”白沧望着唐思煌,若有似无地拦过她的肩膀,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凰儿和小仓。怎么样?”

身后的一干人都被他宠溺的语气激出一地鸡皮疙瘩。

唐思煌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你说,这鱼好烧好吃吗?”

白沧:“……..”

一干下属:“……..”

牢牢紧闭的厨房里,一群人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起。

“你们觉不觉得,这个白公子挺奇怪的。”月璃搓了搓下巴,一脸沉思。

“是很奇怪啊。总是粘着公子就算了,还时不时摸摸头、捏捏脸的,实在是……”猪叔呵呵笑了两声:“很奇怪呢。”

“说实话,这孩子估计没有追过人,那聊天的手法尴尬得我都不忍直视。”月璃一脸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我、我怀疑白沧是个断袖。”渐玉说完一脸担忧地捂住了自己的屁股,过了一会又一脸羞涩道:“其实….我还是可以的。”

“……..你醒醒。”月璃忍不住打断他的幻想:“老实说,我觉得他只想断公子的袖。”

“哈哈哈,公子幸福就好。不过有件事我在意好久了。小玉你好像一直没搞清一件事?”猪叔摸了摸自己的啤酒肚,看着对面的渐玉。

“什么?”渐玉一脸的天真无邪。

“公子是个女的。”

“????”渐玉呆滞了。

“她就是大覃的二公主。”月璃补充道。

“?????!!!!!”渐玉勉强找回声音:“那她一直穿着男装?”

“方便办事而已,难道你没有见过她穿女装的样子?!”说完月璃又道:“也对,内宫事务一直是我和猪叔负责的,你好像一直在外面跑。没看过也不奇怪。”

“那、那….那她还带我去青楼?!!”渐玉想到这件事还脸上绯红,就连半张脸的符咒都隐隐在发抖:“那天晚上…..她明明、明明和很多女人….弄了一个晚上?”

“难怪你之前说公子是大覃第一大X了。”猪叔哈哈笑了起来。

“小玉你没有进去吧?”月璃看他的眼神有点同情。

“没、没有?”

“嗯,我记得那天公子应该是去找武德将军,然后有人跟踪你们,估计那几个女人是公子安排的吧。”

“我居然….和公子去了那种地方……”渐玉捂住了几乎要滴血的脸。

晚餐之时,大家默默地为白沧和唐思煌空出了一片地方。渐玉更是捧着碗委屈巴巴地缩到了角落里,犹然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

“煌儿,你吃这个。”白沧给唐思煌夹了一筷子。

“哦,我不吃鸡蛋的。谢谢。江别喜欢吃,来。”唐思煌顺手夹给了一旁的小孩子。

“……”江别幽幽望着唐思煌,艰难地扯了个笑。又低头,用极其缓慢的速度吃了起来。别的人家的孩子到他这个岁数已经能自己夹菜了,他则还是用着勺子,而且总是掉菜。

周围的人反倒是习惯了,不怎么在意。唐思煌更是耐心地给他挑去鱼刺,看汤汁沾他脸上了,就用布给他擦干净。

白沧来的这几天似乎都不怎么吃东西,动了几筷子后就一直观察着江别,瞥到他脖子上的绷带后,眯起了眼睛:“江别多大了?”

“不知道。捡来到现在有十多年了吧,一直是这个样子,好像永远长不大。”唐思煌给他碗里夹够了菜,才自己动了筷子。

她永远无法忘记见到江别的第一面。

天上一轮血月,满是狼尸的中间,蜷缩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少年,身上都是伤口,喉咙一个狼爪痕,十分可怕。唐思煌见他尚有一息,便连忙抱回来了。刚到家里那几天他还是会简单说几个字的。可是一场高烧后,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无论唐思煌如何找人医治,都无济于事。

他为何会出现在狼群中?那些狼群又是谁杀死的?这个孩子又为何一直长不大?这些问题,唐思煌不知道,只怕也没有人知道。

院落里,吃完饭江别蹲在墙角,继续在泥土里挖着什么。一双白靴出现在他的视野,沿着水蓝色往上望去,对上一张笑意浅浅的脸。

白沧低头看了他一会,蹲了下去,喊他的名字:“江别。”

江别不会说话,眨巴着眼睛看他。

白沧伸出手,摁住他的脉门,江别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想要挣脱,却奈何半分都动弹不得。

手底的脉象缓和,白沧摸索了一阵,没有察觉出有任何其他恶灵在体内,方才放开他的手。静静望了他一会,又低声念出了一道外人听不懂的咒语。

白沧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看似懵懂的脸上,试图发现一点破绽。可那少年只是害怕地举起双手护住头部,眼珠子惊恐地到处乱转,就是不看他。

看咒语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白沧才放过他,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道:“难道是我弄错了….”

拾荒院。

白沧在院子里喂鱼,唐思煌坐在一旁的秋千上,支着下巴望着他。这人的生活好生无聊,成天除了吃饭睡觉喂鱼,好像也没见他出过这个院子……难道他在大覃城内就没什么朋友吗?这么想着正要开口问,叮叮当当的银铃声从门口急促地逼近。

“公子!公子!”月璃跑到她面前,脚上的银铃还叮叮响了几下。

“阿璃,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公子,大事!我…..”月璃刚要开口,又看到了一旁的白沧,连忙闭嘴了,示意唐思煌到房间谈。

“他都知道了。你就在这说吧。”唐思煌打下月璃的手势,而且她有种感觉,这件事是一定瞒不住白沧的。

公子什么时候这么信任白沧了?月璃顿感惊讶,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她稍微定了下神后,她道:“长公主被软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