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更新时间:2021-02-23 15:15:00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已完结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泪 分类:玄幻 主角:华凌辉叶 人气: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为花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相府庶女叶绫雪,被弃十五年变作卑微童养媳,替嫁七皇子,一朝为后,凤临天下,世事难料,夫君竟与嫡姐乱,杀她义兄,当众凌辱,嫡姐亲手杀死她和腹中孩子!对天发誓,若有来生,绝不让害她之人好过,前生之仇,今世来报!宰相府里,庶女重生,毒女归来。嫡母一家想要杀她?早有防备!出手将她一军!嫡姐伪善要设计她?不怕不怕!巧计逼入绝境!既不想让我有好日子过,谁也别想好好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绫雪脚下放轻,慢慢踱到叶红烟的窗下,里面又是一声凌厉的叫声:“啊!”

看来是桂花糕的毒性上来了,叶绫雪没有再往前迈步,因为从刚刚那句话判断,房中似乎不止叶红烟一人。

果然,一个凌厉的女声狠狠的问道:“大姐,三妹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却又为何……为何如此对我。”

“三妹,你又何出此言呢?我怎么对你了?”叶红烟面露诧异地问道。

叶绫雪的嘴角微微上翘,勾起了一抹微笑,本来她还以为做戏不够真,这才来画龙点睛,却没想到叶珞儿已经抢先一步跑到叶红烟这里兴师问罪来了。

“三妹?你这是怎么了?快来人,传大夫……”叶红烟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叶珞儿嘴角渗血,双手捂住腹部,眉头紧锁,显然是非常痛苦,而她脸上的伤也不禁流出了黑色的脓,看上去非常恶心可怖。

“你,你不要假惺惺!”叶珞儿的毒性上来了,话都说的断断续续的,“我知道是你,是你护着那个叶绫雪,所以才,才对我……下手的!”

“三妹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对五妹好,对三妹就不好了?”叶红烟红唇微启,看似温柔的面上,一双乌溜溜的黑眸闪烁着星点晦暗。

叶珞儿本就脸上有伤,现在更兼身体不适,整个人虚弱极了,看起来白惨惨的,比任何时候看上去都要可怜。“真的不是姐姐干的?那么,会是谁……?!”

“这我便不知情了,倒是妹妹,这想必是中毒了,快回去请大夫给瞧瞧吧,莫在我这院子里撒泼浪费时间了。”叶红烟淡淡地说道,好像是在关心叶珞儿,却又不尽然是。

叶红烟倒是把自己的本性藏得很好,她叶绫雪可差点就要信了。

“小姐,咱们到底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呀?”秀音在旁边小声地问道。

秀音抬头一看,自家的小姐却捂着肚子靠在一旁,满面都是虚汗,看上去跟刚刚进去的叶珞儿神情有几分相似:“扶我进去。”

“绫雪?你怎么也……”看见叶绫雪被侍女扶着颤抖地走进来,叶红烟脸色顿时十分难看。

“姐姐,绫雪腹中翻滚难受,不知发生了何事。”叶绫雪绝非故意作痛,她的嘴角也微微渗出了艳红的血丝——她的那一块桂花糕上,同样有毒!

“快传大夫!”眼见着叶绫雪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她土灰色的脸上浮起一层明显的杀意。

“哈!姐姐,你还说你不是偏袒她?!”叶珞儿眼见叶绫雪进来,眼睛都气红了,又是怨又是恨地甩开上来搀扶的侍女。

叶红烟急了,俏美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大夫来查看的时候叶绫雪已经痛得晕了过去,吓得秀音围在一旁团团转,“大小姐,您快看看小姐这是怎么了呀?她今儿回来之后还没吃过别的东西,为何,为何一直在吐血?大小姐,我家小姐她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叶红烟喝了一声,情绪有些急躁,“大夫,麻烦你务必要医好我的妹妹,几日后她还有重要的宴席要参加,绝不可以有任何闪失!”

叶绫雪躺在柔软的榻子上侧耳静听,心中冷笑,“原来我的命,根本比不上你要得到华凌辉的决心。不过真是可惜呢大姐,你一直都不知道,华凌辉他啊,并不是因为喜欢你才跟你在一起的……”

这下子宰相府炸了窝,府中的两位小姐同时腹如刀绞,大夫看后均为中毒所致,很快查到问题就出在桂花糕上。

“为何只有芷兰妹妹平安无事?”叶红烟看着前来探望的叶芷兰,眸中雀跃着质疑。

叶芷兰吓了一跳,连忙拉着叶红烟的手道:“大姐!您难道是在怀疑我吗?我怎会对您下手?”

“我并非是指你对我出手,”叶红烟面色如冰,“我指的是叶绫雪,我知道你们对她颇不中意,但是我自有要用到她的地方,如果你和珞儿再胡乱鼓动是非暗中操控,别怪我不客气。”叶红烟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说完话便离去了,守门的人将叶芷兰拒之门外。

“姐姐!您怎么就那么偏袒那个臭丫头?哦,我知道了,你是为了华凌辉是吧!为了你自己的欲望,你就将矛头指向姐妹?”

“聒噪。”面对叶芷兰的怒吼,她斜眸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吓得叶芷兰一身冷汗。

“你是认真的?”

“哼。”叶红烟不再理会。

“你!你可是我的亲姐姐啊!”

叶红烟果真将此事的责任推到了叶芷兰的头上,叶芷兰受她“关照”,得父亲一顿狠批,关入柴房一日不得进食。

幸亏那大夫医术高明,午膳过后,叶绫雪已被带回了自己房间,此时看起来仍然面色苍白,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大碍了。

人刚醒过来不久,叶红烟便过来看她,“绫雪你怎样了?”

“多谢大姐关心,绫雪并无大碍。只是再过几日便是春日宴了,我……我有点怕。”叶绫雪轻声说完轻轻低下了头。

叶红烟听到叶绫雪这句话之后,却是嫣然一笑说道:“李大夫医术高强,定然有办法让妹妹康复如初。”

“绫雪担心的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而已,姐姐您看这个,”叶绫雪吞吞吐吐的,让秀音递过去一样信物,“昨日有人袭击妹妹的别院,幸亏侍卫保护,妹妹幸免于难,却不料让那些贼人都跑掉了。姐姐,您说是不是有人不想我参加宴会呀?”

叶红烟接过来一看,那竟是大夫人随身携带的玉佩,她登时整个人怔了一怔,怒气倍增。大夫人曾经扬言要在春日宴之前结果了她的性命一事,叶红烟早就知晓,只是她以为母亲只是狠毒了才丢下这些话语,可如今叶绫雪没来由的中毒,倒让她有些担心。

“绫雪别怕,大姐一定想办法护你周全,让你顺利参加春日宴。只是这几日就要委屈你了,没有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离开这间屋子,以防他人钻了空子。”叶红烟安慰道。

叶绫雪点点头,心里清楚:叶红烟为了能嫁给七皇子,自然是护住自己,最好她叶绫雪早早的嫁给太子。看来自己这段时间的安全是有着落了,叶红烟一定不希望这个妹妹有事。

叶红烟亲手喂她吃药,待她全部吃下去了以后,自己才阖门离开。

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梁上翩然而至,直直地落在了叶绫雪的面前!

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坐好,我为你逼毒!”

“我已经没事了。聿玄?”叶绫雪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紧张。

“药里有别的东西。”聿玄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怎么会?”叶绫雪有点不可思议,不过看到聿玄的表情,显然他不是在开玩笑。

聿玄也不回答她的话,手上用力扶她坐稳,叶绫雪还想询问,可随着他温热的手掌触及背后,一股邪气登时在体内涌流。

聿玄双目紧闭,豆大的汗水挂在他俊朗的面颊上,叶绫雪感觉一股暖流传入,那暖流游走在她周身四肢百骸,体内如同是五虎相争死缠斗不休,气息的碰撞使得她全身燥热无比,那种胀得发逸磨得发疼的感觉更叫人无法承受。

煎熬过后,一股气流终于涌上喉管,剧痛之下,叶绫雪忍不住“哇……”的地吐出一大口黑血,她也随之昏迷了过去。

“小姐……”聿玄气息不稳,没有想到那碗中的毒药药力超过了他的预期,以至于逼毒耗费了他不少功力。

望着怀里娇小的女人,聿玄伸手用麻布袖角轻轻抚去叶绫雪嘴角的黑血。

怀中的女人双眸紧闭着,精美的面容带着点点苦涩,这副神情,竟然像极了某个藏在他记忆深处的人。

就在这一瞬,聿玄眼前的景象似乎都有些迷茫了。

“早知道今天就不该喝那么多酒……”看着晕厥的叶绫雪,聿玄有些心疼,他深邃的双眸深情的看着怀中的人,一下子忘记了时间,好像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那一日,满园的桃花开的正浓,香气萦绕在一个身穿锦绣宝珠琉璃裙的少女的周围,粉色的花瓣落在她的裙摆上,旋即被她唇角滴下的鲜血染得殷红。

一滴一滴,触目惊心。

“……”聿玄盯着怀中的女人,抱着她身体的手指越发苍白无力,一定是酒后运功,连脑子都跟着不清醒了,竟会将叶绫雪的身影与那个女人的重叠在一起。

没有人会知道为何他当初会如此果断地答应叶绫雪的邀请,这个藏在心底的秘密他或许一辈子也不想说,更不会有人知道。

越靠越近,仿佛连周围的气氛都变得停滞凝固。

这个距离能够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气,能够感受到她不安稳的气息,一股热血顿时窜他的遍全身。

可是他凑近的女人没有半点反应,跟心里的那个可怜的人儿渐渐重叠,那个永远不会靠他太近,带着苦涩笑容却对他温柔无比的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