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心求道

更新时间:2021-02-21 14:22:20

仙心求道 连载中

仙心求道

来源:落初 作者:少远 分类:仙侠 主角:李王 人气:

《仙心求道》由网络作家少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个家破人亡的少年,立志为父母报仇而踏上修道之路。一路走来,有黑暗,有正义,当见多了黑暗,还能坚守心中的正义吗?当正义不被人理解时,会坠入黑暗吗?如果喜欢请加作品讨论群:620250854。。额,不喜欢想加也可以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地浩大,众生渺渺。可就是这渺渺众生却还是在不停地争斗着。李浩然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毕竟自己现在还是要参与到这争斗中去的,而要想达成目标只有一往无前。趁着楚晋的法宝在天上飞行时,李浩然便询问楚晋一些修道之事,而楚晋也耐心解答,让李浩然很是感激。而多日相处下来也让李浩然对几人产生了亲近之意,也慢慢觉得修道之人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天光渐暗,白日的喧嚣悄然退去。月色清冷,清风徐徐,小院中树枝轻轻摇晃,月光穿过留下一地斑驳的光影流转。李浩然倚在窗前静静地看着澄净天空中的残月。

这是青玄境中一国中的一座城中的一家客栈里。沐凌然等人虽然是修道之人,但带着李浩然二人还是选择了住在客栈之中,李浩然被安排在二楼的房间中。这几天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觉得仿佛是在做梦一般,在这清冷的夜晚难得有了空暇来慢慢思索。他早已发现白云子给自己的骨书也碎裂消失不见了,虽然上面的内容早已记住,不过这是白云子留下的唯一遗物,失去了还是让心中有着淡淡的失落。

思绪飘散,却是一些零散的片段在脑中闪现,最后却是润湿了双眼。这一年多来失去了太多东西。

人为什么会因为失去而忧伤?或许只是因为一份情长。

李浩然用右手揉了揉眉间,将这些纷乱的思绪抛开,因为经历了这么多让他明白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守护才能够不再失去。李浩然心中坚定一定要走上修道之路强大自身,这样才能够守护自己不想失去的东西。

收回目光正要关窗休息,突然瞥见月光朦胧的小院中的石桌旁坐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光影交错,从侧面看去却是一个女孩,宁静地坐在清冷的月光下,仰望着漫天星辰,看上去有着淡淡的忧伤。李浩然认出是苏倾清,心中纳闷这么晚了她怎么独自一人在这里呢?连日来在地上休息时李浩然也常常和苏倾清说话逗她开心,让她慢慢走出阴霾,以免她把心思都沉浸在过去的伤心往事中。不过现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李浩然看着那朦胧的月色下带着淡淡忧伤的少女,便知道有些事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李浩然心中微叹,一下将窗户全部推开,攀上窗沿。苏倾清听到响动转头朝这边看来正看到李浩然从窗台上跳下惊得一下站了起来,待看清是李浩然后才止住想要离开的脚步。

许久不曾翻窗台了,思及往事种种,心中百味杂陈。

李浩然走到苏倾清身边,看着她那清瘦的面容,有些疼惜地轻声道:“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苏倾清轻轻地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李浩然心中默叹,苏倾清虽然表面看来柔柔弱弱的,但这几日相处下来却是知道她的性子十分坚韧。一直赶路都没有叫苦叫累,也没有露出太多的悲伤,而只是在这清冷的夜晚独自一人思念、伤怀。李浩然突然觉得自己的出现有些太过唐突,不过现在也不可能退去,因为这样显得太刻意只会让苏倾清更加觉得孤独。

“坐吧。”李浩然坐到石桌边的石凳上对苏倾清道。苏倾清一愣后便依言坐在李浩然的旁边。突然有些安静,李浩然不知说些什么。两人无言相望,有淡淡尴尬的气氛在蔓延。苏倾清当先低下头去,双颊微红。从小被父亲传授“女德”的她反应过来这样和一个男子对视很不好,虽然在这凄清的夜晚能够有一个人陪自己坐在这清冷的小院中让她觉得心中一下踏实了不少。

李浩然干咳一下,摸了摸鼻尖看向天空漫天星辰道:“我以前也是喜欢在这样的夜晚手指天河数星斗的。”苏倾清闻言也往天空望去,看着那澄净的天空中不停闪烁的星辰,仿佛也记起了一些过往的岁月,轻声道:“那可是数不清的啊!”李浩然见苏倾清说话也很是高兴,点了点头道:“是啊,不过即便是如此,那时候对此还是乐此不疲啊。”

苏倾清双手撑在石桌上,用手托着光滑的下巴看着夜空有些低沉地道:“我母亲以前给我说,人死以后便会化作天上的星星,一直注视着活着的人。不知道这漫天星辰哪两颗是父亲和母亲呢?”

李浩然见苏倾清一脸伤感,言语落寞,知道她又沉入父母逝去的哀伤去了。李浩然也是有着相同经历的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伤痛。这种事情是没法安慰的,只有时间来慢慢地淡化,但现在如果任由苏倾清想下去难免会越来越伤心。李浩然只得不露痕迹地转移话题道:“我以前倒是听说天上的星辰其实是仙人的府邸,到了晚上仙人一拂衣袖便使得这些白天看不见的星辰发出璀璨光芒照亮夜空。”

很显然对于自号“逸兴”的苏倾清来说这个说法比她自己从母亲那听到的说法更加有吸引力一些,一下将思绪调转过来痴痴道:“仙人术法果然是玄妙啊,如果能够像仙人一般居于九天之上朝饮晨露、夕餐晚霞,无忧无虑地生活就好了。”

闻得苏倾清此般出尘的愿望李浩然也是一阵出神。一年余前自己还是一个薄衣青衫、吟诗填词的书生,一直的理想就是金榜题名,报答父母,报效国家。但哪曾知一切都在一朝间改变,亲人逝去,自己背井离乡一路逃亡。如果不是身负血海深仇未报,自己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啊!”

苏倾清突然间的一声轻呼将李浩然从回忆中惊醒。

“仙人有如此手段,是不是也可以让人死而复生?”皎洁的月光下一袭白衣端坐在石凳上,双手互握得有些发白,眼中有淡淡的晶莹流转的苏倾清望着李浩然带着几分激动和紧张,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李浩然心中微震,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私下向楚晋询问过了,不过得到的答案却是模棱两可。

李浩然心中也有着淡淡的失落,但是现在看着面前一脸期待和隐藏在眼睛深处害怕得到否定回答的浓浓的哀伤的苏倾清,李浩然口中的那个“我也不知道”却是怎么也无法说出口了。

李浩然斟酌了一下道:“如沐师兄他们可以御空飞行在我们以前看来都是神仙行径了,而他们要历经万千艰辛去修成的仙人想必是有手段让人起死回生吧。”

苏倾清闻言没有说话,只是深吸了口气,眼神变得坚定了一些。李浩然心中微叹,没有多言,其实他心中何尝没有一点点的期望呢?

浮云渺渺,几丝飘来轻轻地要将明月遮挡,几道光芒划过,堪堪从将要被遮挡住的月心划过。近来和沐凌然等人一路相伴的李浩然知道这是修道之人在御空而行。看到此景李浩然不仅心中自嘲了一下,自己连修道的门槛都没有摸到就想到仙人去了,的确是有些好高骛远了啊。李浩然双眼微闭:还是先努力修道,将父母的仇报了再说吧。

朝阳初起,薄雾渐散。小城外行人稀疏、杨柳依依、河水潺潺,一片清凉。

木凌然一行六人沿着城外的道路向前走着,直到一个五里亭才停下。

木凌然对着芷云、芷晴道:“两位师妹,我们就在此处别过吧。最近一些修道界的败类活动甚是频繁,我们各自回到师门禀报师长,增加在外巡视、历练的弟子,即便不能阻止这些邪门歪道的阴谋诡计也好早早防备。而且还要各自带这两个小家伙回去。”

芷云点了点头感叹到:“的确如此,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邪门歪道有什么阴谋。希望能够及时阻止,不然引起修真界的动荡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李浩然闻言心中一惊,修真界的争斗也很惨烈吗?却不知道那些人抓那么多小孩干什么,希望大哥不要出什么事才是。李浩然转头看向苏倾清,见她脸色有些发白知道她心中伤痛正要出言安慰就听到木凌然急忙道:”如今正道大昌,相信已经有许多同道发现了这些邪门歪道的动作,到时诸多门派一起行动,一定能很快发现踪迹将那些被抓的孩子解救出来。”

芷云一看李浩然和苏倾清二人脸色也觉得自己有些失言,这时便接着木凌然的话道:“沐师兄所言极是,我们一路行来已经遇到许多修真同道,已经请他们留意了。到时如果将苏驰解救出来会与我们联系的。”

苏倾清虽然心中难过,但是对众人还是很感激。这段时间以来不仅李浩然找她说话解闷,芷云、芷晴二人也对她悉心照顾,至于沐凌然和楚晋二人虽然话不多,但一言一行都能看出对自己很是照顾。此时看着众人关切的模样,苏倾清心中感动道:“谢谢大家,我没事的。我哥也一定会没事的,他从小就那么聪明,一直保护着我。现在即便是被坏人抓去了也一定能够逃脱出来的。”

李浩然走到苏倾清的身边道:“大哥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反倒是你跟着两位师姐到倾月剑派修炼,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以免大哥回来看到你太憔悴了而伤心。”

木凌然看到李浩然和苏倾清说话便对众人打了个眼色走到亭子外面去了,众人都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苏倾清点了点头到:“我知道了,二哥你也要好好保重,我们三个不是约好了的吗?”

“嗯?”

李浩然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苏倾清,不过苏倾清却是一脸期待地站在那,或许是想着未来的事情。

李浩然只觉额头冒汗,这时如果想不起苏倾清口中的约定的话是大大不妙啊。正在思索这时眼光扫过亭外木凌然四人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道:“是啊,我们和大哥一起约好的要踏上修仙之路,为父母报仇的。”

苏倾清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对啊,所以二哥你也不要偷懒哟。到时候如果没有我厉害,我可是会笑话你的哟。”

听到苏倾清脆生生地说出这样的话李浩然本来想笑的,但是看到苏倾清俏脸上那认真的表情李浩然心中却生出无限怜惜。

她心中背负了太多,对未来有着太多的期望,不得不给自己许多的压力。

李浩然心中默叹一声,不由得伸出手来揉了揉苏倾清的柔软的黑发道:“没事的,你放心就是了,一切有我。”

苏倾清抬着头看着李浩然,聪慧如她如何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呢?仿佛间她又回到了那个家里,每次电闪雷鸣的晚上,父亲都坐在自己的床边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头道:“没事的,一切都有我在,你安心睡吧。”又仿佛是在黑暗的石屋之中,自己枕在哥哥的腿上,哥哥摸着自己的头道:“别怕,我会一直守着你的。”一切想来好像就在昨日,但父亲、哥哥已不在身边。苏倾清不由得悲从心起,而现在又要和二哥李浩然分别了,这一别又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命运多舛不禁让苏倾清悲从心起再也忍不住一下哭了出来上前一步将李浩然抱住。

本来李浩然被苏倾清看着有点手足无措,又见她双眸微红像要哭出来一般,以为是刚才摸她的头惹她生气了正要开口道歉。却被苏倾清一下抱住,听着她轻声哽咽和感受到她瘦小的身体微微颤抖已然明白她心中所想。

其实李浩然心中又何尝不是悲伤难耐呢?不过在经历这么多事情以后他已学会如何控制情绪了,更何况此时面对柔弱的苏倾清他又如何能够表现出悲伤和软弱呢?

李浩然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苏倾清的背道:“你无需如此难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相信你也看出了两位师兄和师姐都是正直和善之人,你到倾月剑派后相信她们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只需要安心修炼便是,一旦我修炼有成便去找你。”

苏倾清心中明了,只是离别之时悲伤难抑才哭了出来,经过这么一发泄心中平复了许多。听到李浩然的安慰轻轻“嗯”了一声,离开李浩然怀抱的苏倾清微低着微红的俏脸轻声道:“我知道的。”

李浩然想了想从怀中拿出苏驰送给他的砚台递给苏倾清道:“以后你一个人在倾月剑派要照顾好自己,这砚台你先拿着,就当大哥在你身边一样。”

苏倾清接过砚台,然后拿出李浩然送给她的玉佩,将两件东西捧在手心抬头望着李浩然道:“放心吧,二哥。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我会当你们二人一直陪在我身边的。”

李浩然见她冷静了下来便道:“那我们出去吧。”苏倾清微微点了点头,将两件东西收好,然后跟着李浩然走出亭子。

到了亭子外,李浩然带着苏倾清走到芷云、芷晴二人身前一揖到地道:“倾清就有劳二位师姐照顾了。”

二人并未因为李浩然年纪小就有所怠慢,肃然地受了这一礼,然后芷云道:“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让倾清受到委屈的。”

李浩然闻言心中感激躬身道:“如此多谢二位师姐了。”他也没有说什么日后必有重谢的话,毕竟他现在没有什么能力,说这些也难让人相信。只有口中感谢,然后记在心中,以后有机会再来报答。

木凌然见李浩然小小年纪便知恩懂礼,行事稳妥心中暗暗点头。

楚晋上前一步拍了拍李浩然的肩膀笑道:“不必如此,我们两派相交甚密,你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的。再说从我们沧澜门到倾月剑派全力飞行的话也不过十几日路程,等你以后修炼有成直接去找倾清就是了。”李浩然精神一震点了点头。

木凌然对着芷云二人拱手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就此别过了。”芷云点了点头拱手道:“那好,诸位保重!”李浩然拱手回礼,然后看见苏倾清对着自己挥了挥手手,双眼微微泛红。李浩然暗暗叹了口气然后也对着她挥了挥手。

光芒一闪,芷云、芷晴已然带着苏倾清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天际飞去。

待到那到光芒看不见了木凌然才道:“我们也走吧。”然后当先飞去。楚晋对李浩然道:“走吧。”李浩然点了点头,然后就被楚晋带着飞上天空朝着临海境的沧澜门飞去。

人为什么要选择分离,或许是因为一份执念或者欲望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