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宫婢

更新时间:2021-02-15 15:39:08

宫婢 已完结

宫婢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歌海 分类:女生 主角:李氏李为 人气:

火爆新书《宫婢》是歌海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氏李为,书中主要讲述了:"时辰到,斩!" 听到斩字,李为放下了酒坛朝着远方的夫人喊了出来,"死者已去,生者珍重啊!" 李氏嘶哑的哭着,但是她不能现身看夫君最后的一面,只能用抚琴来表达自己的痛楚! 刑场上,在李为喊下这句话时,刽子手就一刀斩了下去,顿时血溅四处,李氏手中的琴弦也被拨断了,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琴弦上!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侵袭而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元一四四九年,大明皇帝明英宗受太监王成唆使,率五十万大军御驾亲征瓦剌国!当时的他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受太监在一旁煽风点火,说要自己亲自出征攻打瓦剌国!

当时在攻打的时候,自己的军队被敌方所知,军机泄露,敌军趁势入侵,造成死伤无数,由于王成专旗帅不明军心摇动,终于土木堡被瓦刺军大败,英宗被俘!

自从英宗被俘后,大臣们在朝堂之上纷纷起了争议,为了稳定大明江山,皇太后孙氏向众大臣提议,由郕王继位,号代宗!从此大明改朝换代,将又郕王登位,一统大明。

而瓦剌国也因挟持一个被新君取代的旧皇,而失去了要挟大明的作用!就没有在进一步的要挟,但因顾及他是大明的前朝皇帝,也不敢妄加毒杀,之后就把他囚禁在瓦剌国内。

如同意大明用重金赎回英宗!

大明新君登位就下旨,将英宗封为皇太总!

圣域——奉皇兄朱祁镇为太上皇,即日与皇眷迁入南天门颐养天年!钦赐!

南门口,两个太监手拿圣旨,威严的宣读着!

朱祁镇连同家眷一同接旨!

南门被太监们缓缓地推开,他知道,这一战不但铸成了他人的皇帝的登位就连他现在都已经被迫退位!

敛了敛眉睫,他是该带着家眷颐养天年了!

大殿之中——

大臣李为等力主英总复位因而触怒了在位的代宗!杀人之祸如随影!

那些力主英宗复位的大臣门,代宗一个也不放过!

李为等人为了逃避追杀,他带着自己的妻子连夜逃跑!

夫人,快随我走!

李为抓着他妻子的手就要往外跑!

这时候,被他抓住的妻子就感到迷惑了,她朝着立为开口道,相公,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带我去哪儿啊!

快别说了,如今代宗登位,朝中重大臣都要求英宗复位,可是谁知,我们这些主力推荐英宗登位的几个大臣现在都被代宗追杀,如今只剩下我立为一人了!

夫人呐,你刚怀了我的骨肉,他还没出世就要跟着我们过上逃跑的日子,我我真是对不起你们啊!

李为说着句哽咽了起来,他没想到现在的新君代宗竟是如此残暴忠良!他真是痛恨棘手啊!

旁边听他这么说的妻子顿时脸色大变,相公快别说了,我们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夜黑如暗,大雨倾下,一切都变得如此的诡异!

李为夫妇二人为躲避官兵的追杀,连夜出逃,他们来到了一间破旧的小屋!

看着跟着自己受苦的妻子他不忍心起来,夫人,真是为夫对不起你啊,本以为,你怀孕了,让你好生的养胎,这倒好唉!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感叹这世间的人性泯灭!

李氏从火堆旁站起来,笑着对李为开口说道,相公,你不用自责,我这一生能遇到你这么好的男人,就已经知足了!

相公,你快些过来吧,外面下着大雨,过来这边考考火也暖和些!

说着她拉过正在内疚的李为坐在了火堆旁!

这时他们听到了门外有人打喷嚏声,李为立马就绷紧了精神,如今的他们是朝廷的重犯,来抓他们的人算是比比皆是!

伸手握紧了待在身边的长剑,他转过头对着李氏安抚的说了声,你待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

那你要小心啊!李氏担心的说了句就看见立为推门而出!

砰——

门被李为一脚踹开了,手中的长剑直指来人!

你是谁?他冷冷的开口!

一个小男人可伶兮兮的站在了门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头发也乱成了一团糟,他看见李为拿剑指着自己,顿时害怕起来,求求你不要杀我啊,这外面下着大雨,我只是想进来避避雨,我真的没有恶意之心,求求你,不要杀我

相公,让他见来吧!屋内李氏带笑的声音传来!

看这孩子定时没家回的孩子!她走到小男孩的身边,伸手摸了摸他乱了的头发!

李为听她这么说,刚紧张的心这时也放了下来!

谢谢这为好心的夫人!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小男孩肚中发出来的咕咕叫声,这惹来李氏夫妇二人大笑了起来!

小朋友,你多少天没吃东西了?

回夫人,我一天一夜都没吃过东西了!小男孩可伶兮兮的看着李氏!

听到小男孩一天一夜没吃东西,李氏心中顿时感到难过起来,这么小的孩子还在长身体的人儿,怎么就能让他饿着呢!

她从包中拿出她准备在路上吃的干粮!

夫人,你这是李为连忙上前到,他们这次出逃也没带太多的东西,只是带了些路上的干粮!如果夫人把它给别人吃了,那么到时候挨饿就是他和夫人了。他倒是无所谓,只是夫人现在还有孕在身,不能让她饿着!

见李为上前阻拦,李氏笑了起来,相公,如果今天挨饿的是我们,你又该如何?

一句话让立为低下了头,是啊,夫人说的没错,如果今天挨饿的是他们,别人又不给东西给他们吃,那种人情淡薄的滋味是不好受的!

他让开了,就算让他立为饿着,他也不会让这孩子饿着!

看着小男孩狼吞虎咽的吃起东西来,李氏就担心道,孩子,你慢点吃,不够我还有!

谢谢,好心的夫人,这是我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好的东西了!小男孩嘴里好含着干粮的屑子就朝李氏说了出来!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汪直!

看着眼前的孩子吃得这么香,李氏就打心底满足起来!

而这因为下着大雨的小屋里也有着浓浓的人情味在!

第二天.小男孩避了一晚上的雨后就走了,他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街上!

突然看着前方有一大群人围着什么东西看,他也好奇起来,凑了过去!

只见墙上贴着一张黄板,上面画着一男一女的头像,在往下看,写着——

缉拿朝廷侵犯立为夫妇,举报者赏重金五十两黄金!

五十两黄金?这么多?

小男孩眼睛朝画上的一男一女看去,咦!这两人怎么这么眼熟啊?

这不就是昨晚给他饭吃的那对夫妇吗?

小男孩眼里闪过一丝的亮光,伸手揭下黄板对着旁边的官差大人说,兵大哥,我知道他们在哪儿!

木屋内,刚准备动身出逃的李为夫妇在听到门外一阵官兵的脚步声立马就对身旁的妻子说道,夫人,看来我们今天是逃不了,你就先躲在屋里避避!

那你呢?李氏着急的问道!

我就外面护着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来!李为很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妻子,他知道,这次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一劫,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夫人被他们逮到!

不,我不要独自苟活着,相公,要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李氏激动的抓着李为的胳膊,相公是她的一切,她不能让相公独自面对外面的人!

听到她这么说,李为更急了,他朝着李氏着急地开口道,夫人,你听我说,如今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门外的那些官兵随时要进来抓捕我们!

夫人,如今,你又怀了我们的骨肉,你不能出事啊!李为说着就哭了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说话声,快,把这儿全多给的包围起来!别让里面的人跑了!

听到门外的声音,李为更急了,这下他和夫人是插翅也难飞了,只能赌一赌了!

夫人,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想想我们的骨肉啊,他还没出世你就忍心他跟着我们一起去阴曹地府遭罪吗?

李为看着李氏,痛苦的说着!

听李为这么一说,李氏眼中闪过一丝动容,相公说的对,她不能让腹中的孩子跟着他们一起赴黄泉!

相公,那你保重!丢下这一句,李氏就往屋里躲去!

这个时候门外的官兵已经跺门而入了!

为首的秦副将满脸凶煞的看着正在喝茶的李为,摆了个上的手势,狠狠的开口道,给我抓!

秦副将,不得无礼,李大人并无反抗之意,我们别做的太难看了!说话的是一位身穿官服的大臣!

好,白大人,今天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他停下了要抓人的动作!

白大人上前看着李为说道,李大人,军令如山,还是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为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了身子,淡淡地达到,好!

这个时候,秦副将开口问道,李为,你夫人呢?

我夫人早已走了!依旧是淡淡的回答!

听他这么说,秦副将愤怒了,朝着身后的差兵们开口道,把他给我看住了,搜!

说话间就已经开始动身搜了起啦!

你们两个搜那边,都给我搜仔细了!他对着身边的两个差兵说道!

这时的李为心跟着提了起啦!

他不知道这次她的夫人能不能逃过此劫!

里面的房门被秦副将一脚踹开了,这时跟在后面的白大人看见地上的一个香包,他立马上前对秦副将说,将军,这里我来搜吧!

说着他就上前捡起了地上的香包揣入怀中,在朝里面走去!

看到旁边的一个大柜子,伸手朝柜子门去!

李为看着他的动作,紧紧地的闭上了眼睛,心知这次注定了他和夫人是逃步过这一劫了!

白大人在打开柜子的那一刻,就看见了躲在里面的李氏!

只见她颤抖的用双手挡在脸上!

这时李为的心就已经提到嗓子眼上去了!

谁知,白大人忽然把柜子的门关上了,对着后面的秦副将开口道,将军,我四处都搜了,没有发现李氏!

这时候的李为在听到他这么说,也暗自松了口气!

把李为给我带走!

看着上前走的官兵,白大人回到了刚才的屋里,看着屋里的柜子,他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元宝放在了桌子上就离去了!

斩首台上,一名将士送来一些饭菜,对着李为开口道,李大人这是白大人为你准备上路的一些酒菜!还望你一路走好!

谢白大人厚爱,天下坚难为一死,然而死前有人送了好久好菜,李某死而无憾!他捧起酒坛就豪饮起来!

不远处的亭台上,李氏执手抚琴!凄美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刑场!

老百姓们皆是掩面痛哭,在他们眼里,李为是一代清官,这次被送上断头台全是昏君残暴忠良啊!

顿时刑场充斥的生死离别的琴音,李为拿着手中的酒坛在心底默念了起来:

夫人,对不起,我无法遵守我的诺言,把我们的骨肉一起养大成人!以后的千金重旦都得有你一人承担,永别了!

别为我伤心,别为我难过!

如果我还留一丝英魂的话,我会好好保护你和孩子的,你和孩子要好好的活下去!

刑场上琴音寥寥,李为颤抖的碰撞酒坛,眼泪冲满了眼眶!

他知道,他将要和夫人相隔阴阳两界了!

时辰到,斩!

听到斩字,李为放下了酒坛朝着远方的夫人喊了出来,死者已去,生者珍重啊!

李氏嘶哑的哭着,但是她不能现身看夫君最后的一面,只能用抚琴来表达自己的痛楚!

刑场上,在李为喊下这句话时,刽子手就一刀斩了下去,顿时血溅四处,李氏手中的琴弦也被拨断了,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琴弦上!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侵袭而来!

相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