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南阳北雪

更新时间:2021-02-11 14:54:40

南阳北雪 已完结

南阳北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水穷处 分类:女生 主角:原吟雪许欣柔 人气:

《南阳北雪》由网络作家水穷处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原吟雪许欣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他们因为误会邂逅,婚后慢慢坠入爱河。一场政治阴谋见真情,他最终放下皇位,和她远走天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约在城郊的一座湖心亭中。那是一座废弃的湖心亭,因为通往其中的桥断了。不过却不能阻止原吟雪和谷一沅。到了湖边,原吟雪下了马车,萧络阳也想跟过来。原吟雪回身道,“你留在这儿。”“爷也要去。”原吟雪瞥了他一眼,“你若是过得去,我不拦你。”说着飞身掠过湖面,脚尖轻轻点在浮萍上,如同一只翩飞的彩蝶,轻盈地落在了湖心亭中。池子里飘来上游流下的莲灯,映照得湖心亭亮如白昼。那时候她和谷一沅常常来这里饮酒,喝得兴起便在水面上比剑。轻盈地飘在池面上,剑花宛若池中盛放的睡莲……她们约好了时间,谷一沅早早便来了。原吟雪一路上被萧络阳拖着,最终是迟到了。不过萧络阳说,女人就是要让男人等,男人才会珍惜。谷一沅带了一大坛子酒,原吟雪落下的时候,他已经自斟自饮了几杯。萧络阳隔了老远探身去瞧他老婆的心上人。他从前自认相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毕竟他娘曾经号称是京城第一美女。但今日见了这个谷一沅,才知道什么叫天人之姿。不单单是相貌清俊,一袭白衣临风而坐,那风姿简直可以随时羽化登仙。衬托得周围所有人都如同凡夫俗子。难怪原吟雪对他念念不忘。谷一沅见原吟雪来,也不说话,只是为她斟了一杯酒。原吟雪一紧张,今天学的东西一下子全都抛到了脑后。她慌乱地坐下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低着头。终于,谷一沅开了口:“吟雪,你今日有些不同。”原吟雪笑了笑,心下有些窃喜。她精心打扮过,他总算是看出来了。看来男人都喜欢打扮得漂亮的女子,师父也不例外。“是为了那边那个人么?”谷一沅目光微微瞥向湖对面伸长脖子张望的男子。原吟雪面色微沉,低声道,“不是。师父当他不存在便好。”谷一沅举起酒杯:“今日之后,恐怕再见无期。吟雪,为师先敬你一杯,提前祝你白头偕老,事事安好。”原吟雪只觉得喉咙里像是堵了什么。她怎么安好?她本该是和他一同浪迹江湖的,而不是坐在这里听他的祝福。或许谷一沅从来都是这样,遇到她之前孑然一身,她成婚之后或许也会独自一人仗剑江湖。就好像她从来没有走进他的生命里。她仰头饮了酒,这味道真是苦。从唇齿之间一路流进心里。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沉默着推杯换盏。几杯酒下肚,再沉默的人话也会多起来。而不远处萧络阳干看着两人一杯又一杯地豪饮,又听不到说话声音,急得不行。于是飞快唤来了府中门客李耳。此人善听,外号顺风耳。李耳被从赌场上拽了出来,虽然满心不情愿,但见是六皇子,也不好发作。萧络阳踢着他向湖心走了几步,“听听那对狗男女说什么。”李耳无法,只得侧耳细听。“看来你已经和六皇子见了面。如何?”谷一沅漫不经心道。原吟雪本想照实说,但他漫不经心的语气刺痛了她,于是赌气道:“很不错。爹爹真是说了一门好亲事。萧……萧郎他并不似京城中传闻那样浪荡,关心体贴人的时候也很好。”谷一沅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原吟雪的脸颊,然后抬起她的下颚,轻声道:“如此便好,为师……也可放心了。”“师父真的可以就这样放下吟雪么?”她看着他,拳头在桌子下捏得紧紧,几乎要掐进肉里。“师父一生了无牵挂,唯一在意的只有你。如今你觅得如意郎君,也算是了了师父一桩心愿。吟雪,为师……真的……替你高兴。”原吟雪很想捶着桌子质问他真的不懂她的心意吗。但她忍住了。她只是起身走过去轻轻抱住了他,就像小时候那样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谷一沅张着手道:“六皇子在隔岸看着,他——”“不要管他。师父,我只想再抱一抱你。”原吟雪在他怀中蹭了蹭,谷一沅没有动。那头李耳一字一句翻译给了萧络阳听:“他们抱在一起,然后说——”“老子不瞎,用不着你废话!”萧络阳气急败坏道。李耳缩了缩脖子,继续凝神听了下去。原吟雪轻声道:“三年前在往生谷底,你也是这样抱着我的。”谷一沅身子一颤,闭上了眼睛:“吟雪,那件事情……你还是忘记吧。”“不,我不会忘。”一滴泪从原吟雪的眼中涌了出来,滚落进谷一沅的衣衫里,“在那里的每一刻,我都不会忘记。我也不会忘记你对我说的每一个字。可是我没想到你会骗我。”“我——”谷一沅说不出话来,良久,他轻轻抚上了原吟雪的长发,“是我负了你。吟雪,今生今世若你有任何事要我做,我都不会拒绝。”“包括带我走吗?”原吟雪抬头看着他,眼里含了泪。谷一沅心头大震,他从未见过原吟雪哭。他以为她从来不会哭,哪怕当时她中了那么痛苦的毒,也未曾流过一滴泪。现在却在他的怀里这样柔弱无助。他闭上眼睛不敢看她,轻轻摇了摇头,“我……我做不到——只此一件。”“那我还能要你做什么?”原吟雪苦笑,攥着他的手慢慢松了开来,“八年了,我才看得清楚,原来师父的心真的是铁石做的。我不过是在以卵击石。可笑我还一直如此不自量力。”“吟雪,我不值得你如此——”谷一沅话音未落,便听到湖的对岸有人大叫:“你确实不值得她如此——”萧络阳说完飞身就要潇洒地过去英雄救美。刚跃起一般,身子一沉,噗通一声砸进了水里,溅起一大朵水花。一旁的李耳面色惨白,大叫道:“救命啊!六皇子落水了!他不识水性!我也不识——”原吟雪对萧络阳简直恨得牙痒痒,却又不能真看着他淹死。于是站起了身,但谷一沅已经先她一步掠了过去,身形翩若惊鸿。看得李耳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若不是方才那一番,他还真以为是神仙下凡了。萧络阳身子一轻被提出了水面,他死死抱住对方的腿不肯松手。本以为是原吟雪来救他,还恬不知耻地蹭了蹭道:“雪儿,你的腿好——结实——”他睁开眼,赫然见到了宛如神祗一般的一张脸。萧络阳僵在原地,不敢去看一旁刚刚飘落的原吟雪。良久,上头传来谷一沅的声音:“六殿下可否高抬贵手?”萧络阳连忙松了手,起身腾地站起来挡在了原吟雪身前,挺起胸膛道:“这话该六爷我对你说才是,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总之以后离雪儿远一些。她毕竟是我的人。”原吟雪伸手狠狠掐了他一把,萧络阳咬牙忍了。继续瞪着谷一沅。谁知对方只是淡淡瞧了他一眼,道,“你好好待雪儿。她……她总是太天真,不太懂宫廷的那些争斗。别让她吃亏。”萧络阳头一次觉得自己完全被一个人从头到尾地压制,无论是武力还是其他,统统都要矮他一头。他冷哼道:“这是自然,不用你说我也会如此。而且你也没有立场对我说这话,吟雪是我的人,不是你的。”谷一沅愣了愣,清淡的面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一瞬间萧络阳看到了他眼中的伤痛。这伤痛并没有让他觉得痛快,而是警铃大作。幸亏他身形高大挡住了原吟雪,否则被她瞧见了,或许情形便不一样了。这两个人功夫之高,若是想要离开一个地方,简直易如反掌。谷一沅敛了神色,深看了他身后的原吟雪一眼,缓缓道:“若真是如此,我便放心了。后会无期。”说罢飞身离去。萧络阳得意地瞧着谷一沅离去的背影,甚至觉得他这潇洒的背影也透出了一丝狼狈和落寞。他转过身正要好好邀功,却见原吟雪微微躬着身子,手轻轻揪住了自己胸口的衣衫。他连忙扶住了她,皱眉道:“怎么了?”原吟雪脑海里反复回响着那句“后会无期”,心头像是被无数手狠狠揉掐着,痛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在江湖上风霜箭雨都见过,却没想到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能如此伤人。她有些站立不稳,勉强靠着萧络阳,牙齿几乎要将舌头咬出血来。萧络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别扭道:“要哭便哭,别硬撑着。”原吟雪没有动,也没有抬头看他。萧络阳瞧了瞧四下,只见李耳正直勾勾地盯着这边,一脸看八卦的神情。他横眉道:“看什么看!带着这帮人一起滚!”李耳连忙从水里爬出来,和萧络阳的属下连滚带爬撤走了。萧络阳这才好有所动作。他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肩膀,原吟雪没有闪躲。于是他得寸进尺地将她抱在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伤心难过就要哭出来,这里没有被人。哭完了咱们回家。”原吟雪终于再也忍不住伏在他怀里啜泣,泪水浸湿了他的前襟。萧络阳一面对谷一沅咬牙切齿,一面又有些酸溜溜的。自己未过门的妻子趴在自己怀里为别的男人哭,这算是怎么回事?还未过门就给自己带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么?还有那个什么谷底是怎么回事?原吟雪没有哭太久便直起身来,伸手去擦脸上的泪。萧络阳握住了她的手腕,从荷包里取出一块锦帕帮她擦了擦:“今天心愿也了了,别想那么多,回去好好准备大婚。”原吟雪点了点头,一双眼睛通红,像只兔子。萧络阳一时间什么气都消了,他伸手揉了揉原吟雪的头,有些不放心道:“不准再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犯傻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原吟雪摇了摇头,瞧着萧络阳空空如也的身后,“还是我送你吧。你把人都赶走了,一个人回家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京城里该传我克夫,到时候就更嫁不出去了。”萧络阳冷哼了一声:“六爷我福泽深厚又武艺高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出事儿。不过你既然这么诚恳地求我,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个机会。”原吟雪没同他计较,两人一前一后向城中走去。虽然是不说话,但夜风吹着,烦恼似乎也都被吹散在风里。很快到了萧府,萧络阳大步就要进府,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叫住了原吟雪。她回头看着他,萧络阳折回她身边将一只玉镯子套在了她手上:“成婚那天见了皇后,你便说是我带你去的楚园。你不愿意,所以闹将了起来。这是后来我送你赔罪的。”原吟雪点了点头,飞身跃上了屋顶。萧络阳抬头看着她的身形隐没在黑暗之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