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重生:女人,休想逃

更新时间:2021-02-22 15:04:42

末世重生:女人,休想逃 连载中

末世重生:女人,休想逃

来源:落初 作者:素衣如雪 分类:科幻 主角:尉迟易怜 人气:

主角叫尉迟易怜的小说是《末世重生:女人,休想逃》,它的作者是素衣如雪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推荐下素衣的新文《末世独宠:报告魏少,我重生了》绝对的甜到齁的强宠文】重生回到末世前5年,易怜表示亚历山大。重生一个月内,必须顺利打劫她的前世司令老公尉迟谦漓。劫财?——No易怜表示逆天空间在手,末世物资不愁。劫色?——yes为了复活同她一起惨死的孩子,易怜不单要劫尉迟谦漓的色,更是要打劫对方基因优良的米青子库。5年后,末世如期而至,某女带着儿子愉快的打丧尸升级,身后,某司令气得咬牙切齿:“女人,偷生本司令的宝宝,往哪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咪!”听到门锁扭动的声响,易烨疏仿佛兔子般蹦蹦跳跳地直冲向门口。只是当看到门外只有易怜一人,身后竟空空如也时,小家伙不禁满脸的失落与怅然。

语气霎时化作了哭腔,哀哀道:“妈咪。爹地呢?妈咪不是说下午要去办事吗?不是去帮小疏拐爹地回来的吗?小疏要爹地,要爹地!”

听到儿子跟自己哭着要爸爸,易怜气得几近脱缰的怒火霎时得以收敛,不过却在顷刻间化为满腹的委屈与无助。

遥想前世她与尉迟谦漓,他们患难与共,齐心协力一起杀丧尸,可以说他二人完全是理所当然地走到了一起。从结婚到生子,他们夫妻感情好得羡煞旁人,可最终却难逃奸小的算计,在末世的第5个年头,一家皆不幸惨死。

而重活这一世,易怜却因易烨疏这一小小的变故,而不得已去打劫末世前与她素未谋面的尉迟谦漓,造成了尉迟谦漓对她产生了极深的误会与超坏的影响。

现在怕是他二人的误会已深,想解释也解释不清。

易怜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甚至不由的想她跟尉迟谦漓的感情是否已是走到了尽头。这一世他们是否已是缘分尽了,再也做不成夫妻。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究竟要怎样才能和儿子说明,又要怎样才能还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会与前世恩爱的丈夫形同陌路,甚至是成为相看两相厌的仇人,易怜不禁愁眉不展。而她的这种愁闷的心情却又无法与儿子易烨疏讲明。

因为她从一开始就骗了儿子。她从没想过要与尉迟谦漓相认,从5年前成功打劫了尉迟谦漓的那天起,她就下定决心要从此淡出那个男人的视野。

她可以凭一己之力带着儿子在末世过得风生水起。只因她知道尉迟谦漓这个男人的脾气,他是断然不会原谅她5年前的所作所为的,就像他说的,他没狠狠地报复她,已是对她的最大仁慈了。

只是小疏——

“对不起,小疏,妈咪没用,妈咪骗了小疏。妈咪从一开始就没想将小疏的爹地拐回家。因为小疏是妈咪从爹地那偷来的。爹地一定不会原谅妈咪,妈咪怕……”易怜终于抑制不住,将自己的郁卒心理和盘托出。

“妈咪不哭!小疏不要紧的,是小疏不好,小疏忘了,妈咪是为救小疏才打劫的爹地,才会被爹地讨厌。没关系的妈咪,真的没关系的,就算没有爹地保护,小疏也有能力保护好自己,而且身边还有妈咪,我们一定可以在末世活得好好的。”易烨疏懂事地抹着眼泪道。

易烨疏知道,是他要求多了,过分了,难为了妈咪。可是他真的只是天真的想要爹地回家。这样妈咪就不会每天再被噩梦惊醒了。可他更不愿看见妈咪为爹地的事难过哭泣。

如果是这样,他宁可选择不要爹地。

“妈咪不哭。小疏不要爹地了。小疏只要妈咪就好。以后,以后也许我们还会遇见对小疏好,对妈咪也好的叔叔。小疏可以跟叔叔改口叫爹地。像爹地那种小气吧啦的小气鬼,就让他去见鬼去好了。”

“……”前一秒还抱着儿子哭得跟泪人似的易怜,下一秒就被儿子的说辞给说愣了,险些忘了哭。

“妈咪不哭。爹地不肯原谅妈咪,不认小疏,那是爹地的损失,总有一天爹地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悔的肠子都发青发紫的。”烨疏捧起母亲的脸。用小手为母亲抚去泪水的同时安慰母亲道。

“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男主小气吧啦的生女主的气后,女主身边都会立刻出现一位超完美的男配叔叔,然后男主就会各种吃醋,又会跪求女主复合的。”

“天哪,宝贝你这都是看得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剧啊?”易怜哭着哭着就笑了,郁卒的心情也一扫光。

“泡面爱情剧啊,楼里的阿姨们都可喜欢看了。”易烨疏老实道。

“以后这种电视剧千万要少看,尽量不看,太教坏小孩子了。”

“妈咪,马上就要末世了,宝宝想看也没的可看了。就不能少说宝宝两句吗?”

“噗——”易怜真是又被儿子逗得前仰后合,忽然易怜努力地摆正严肃的表情道:“其实,妈咪这里倒是真有一计,或许可以让你爹地摒弃前嫌,原谅妈咪,接纳我们。”

“真哒?”易烨疏不由惊喜地瞪圆了乌亮的眼睛。

“嗯,不过要等末世……”

被儿子这么一通逗,易怜的心情不由转好,想到儿子竟是如此的乐观开朗,而她这个做母亲却成什么样子,怎么可以再意气消沉下去,轻言放弃可不是她易怜的本色。

她既是重活一世,就一定不能够白活,定要活出个样来,要比前世活得更好。前世是她的,这一世她也要努力抓住不可。

“司令您没事吧?怎么一会儿笑,一会儿又……”程霖可不敢说尉迟谦漓的坏话,只是尉迟谦漓今天的做法,还有说的话,实在是太古怪,太骇人了。

早前让他调出营地里的所有监控录像,现在录像看完了,全部删除了不说,耳朵里又塞上了无线电监听耳机,还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戾气横秋的。

不过最令程霖感到惶恐的却不是眼前喜怒无常的尉迟谦漓,而是下午尉迟谦漓在拉练场的空地向他们全体指战员们讲出的话。

下午尉迟谦漓以沉稳的声音说:

‘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就在7天后,会有降下一场举世罕见的流星雨,而一种罕见的可怕病毒也会随之而来,席卷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人们会遭到这场病毒的无情洗牌,有的人会患上一种类似感冒的发热病,撑过这一病症的人会成为身怀绝技的异能者,而没能撑过去的人则会变成吃人的怪物,被后世的人们统称为丧尸,还有就是没有患病的人,这些人依旧是人类。’

当听到这一骇人听闻的消息,士兵们皆沸腾了,不由私下里议论。当然绝大多数的士兵是不信的,可也有像程霖这样的,认为司令的末世之说,不像是危言耸听的无稽之谈。

因为程霖等相信的人不禁想起了这5年来尉迟谦漓一次又一次,不辞辛劳地带领他们野营拉练。程霖等人认为尉迟谦漓这样做,应该为的就是这一天,7天后的世界末日。

总之不管军营里的士兵是否相信,野营拉练都在尉迟谦漓等军队的高层的管理下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着。

一切就仿佛是暴风雨来前的宁静般,平静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异样。直到第7天的当晚,当浩瀚的夜空降下美丽的流星雨,当拉练营地突然有人患上了高热症状,颓然倒地不起。

那一刹那,军营里的士兵们才知道他们的司令并没有骗他们,司令的七日末日论真应验了。

“报告司令,C中队,D中队又有11名队员不幸感染了病毒,且已有3名神志不清,按照您早前下给罗军长的指示,罗军长已对它们进行了枪决处理,并追加其烈士称号……司令?司,令!”

身为尉迟谦漓的贴身警卫员程霖尽职尽责地向尉迟谦漓报告着有关营地的一切突发情况,然而程霖刚报到一半,忽见尉迟谦漓的情况不对。

尉迟谦漓面色铁红,嘴唇却惨白,手臂抻着办公桌不住的打抖,额头豆粒大的汗珠不停地淌。糟糕。司令怕是也感染上病毒了。

“程霖,我也感……染了。”尉迟谦漓咬牙道,话音未落,尉迟谦漓已然晕厥倒地,手臂在扎向地面的刹那不慎扫落了办公桌上摆放的一台小小仪器,仪器上两枚绿点不停地闪烁着。

翌日清晨,距离尉迟谦漓向全军颁下末世言论的第8天的早上7点15分23秒。

撤天的惨叫打破了幸福小区晨的宁静,易怜亦被这惨叫声吵醒,听着熟悉的末世初期的人们的绝望惨叫,嗅着唯有末世才会有的来自于尸体的腐败及血腥味道。

易怜不由轻扯开唇瓣,漾开甜美却冷漠的笑容道:“欢迎来到末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