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妃常有毒:皇上别跑再玩玩儿

更新时间:2021-02-23 15:14:27

妃常有毒:皇上别跑再玩玩儿 连载中

妃常有毒:皇上别跑再玩玩儿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青筦儿 分类:穿越 主角:林浅明颖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青筦儿的原创小说《妃常有毒:皇上别跑再玩玩儿》,主角林浅明颖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她是地位低下的小丫鬟,因被怀疑盗取书信被打成半死丢进湖中。 此生,她成了仇人的女儿,皇上的妃子,却发现想要报仇,远不是这么简单。 且看,庶女小丫鬟,如何逆袭一路成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宁殿。 胡苏红雪低垂着脑袋,侍立左右,俯首帖耳。生怕惹恼了乐知馨。 从飞泉苑回来之后,这人就一直暴怒难当,他们哪敢前去招惹。原本胡苏还准备说些什么来,宽慰这人几分,偏得见着乐知馨一脸冷凝的模样,索性也就不再多话了。 “还是要跟娘娘好好说说才是,莫要气坏了身子,这才是要紧的呢!” “你可真见着那小丫头往飞泉苑去了么?”红雪看着胡苏一脸着急的模样,也跟着不大好过。这在西宁殿中,只觉着朝不保夕,指不定会被那人如何如何,这会子更是心急如焚。“只怕是要连累了你我了!” 胡苏苦笑连连,放下手中针黹,回道:“自然是看的十分真切,可是结果到了飞泉苑看了所有的宫女,都没见着那么一个人,我想着那人曾经说着她是翠凝坊的粗使丫头。要不,咱们去翠凝坊瞧瞧?” 胡苏也是为着保命。 那乐知馨若是动怒起来,非寻常人等所能比拟一二。 红雪一听这话,忙道:“派个丫头去吧?若是等会子娘娘见不着你的话,必定又要着急了!” 都知晓乐知馨离不开他们二人伺候,胡苏苦笑连连,只能依着。 刚进殿门,就听着乐知馨说道:“往飞泉苑走一遭,本宫昨儿个新得了几个翠绿锦缎,本宫听闻明妃最是欢喜,这会子请着她来瞧瞧!” “是!”胡苏跟红雪面面相觑,也不敢胡乱说话,忙不迭地应了一声,慌慌张张出了西宁殿。 刚走到飞泉苑,就见着小芹在外头,也不知是同那三五个宫女说着什么。 当看到是胡苏来了,小芹暗道不好,却还是笑脸相迎。 “胡姐姐今儿个怎么得空儿来了?” 看着小芹这样客气,胡苏收敛了几分气性,冷哼一声。 “我们娘娘说了,新得了几匹新布,翠绿锦缎,听闻明妃娘娘最是喜欢,是以今儿个来请明妃娘娘去瞧瞧的!” 小芹一听,登时就是浑身一颤。讪讪一笑,朝着那人看了一眼,轻声道:“我家娘娘是不大喜欢翠绿锦缎的,那样矜贵的好东西,还是留给娘娘自己用吧!” “呀!”胡苏冷哼一声,看着那人的眼神愈发冷凝。“这话倒真是可笑的很,我家娘娘都已经说的清清楚楚的了,难道说,你还听不懂不成?” 小芹无可奈何,又想着自家娘娘今时不同往日,并不痴傻,也不一定会吃苦受罪,忙道:“还请胡姐姐稍等,我去通禀一声!” “通禀?”胡苏冲上前,狠狠地给了小芹一巴掌。“谁人不知西宁殿里头的人在宫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呢?你这么一个小妮子也敢跟我叫板不成?” 小芹又是气又是恨,捂着红肿的脸子,朝着那人说道:“我家主子好歹也是这宫里头的贵妃娘娘,难道说,连通禀都不用着了么?” 胡苏冷笑连连,是贵妃娘娘不错,可是偏偏1是个痴傻之人,最是腌臜不过。若非是有个好姐姐,哪里会活到今时今日? “也罢了,就依着你的好了,只是莫要忘了,我们娘娘也是说的一清二楚的,必定要叫明妃娘娘往西宁殿走一遭的!” 小芹不理不睬,冲进了飞泉苑。 等林浅见着那人红肿的小脸,登时就是一阵恼恨,紧紧地握住了那人小手,问道:“好端端的,怎的受了伤了?” “大事不好了,娘娘,那西宁殿的那位正等着娘娘呢。说是有什么矜贵的锦缎等着给娘娘一些,只是依着奴婢的意思,必定是要加害于人了!” “不妨事!”林浅早就猜着了,那乐知馨乃是个不达目的是不罢休之人,这会子见着如此端倪,必定不会听之任之,也不知是有多少手段正等着她呢!她倒也不怕,坐在一边,眉眼低垂,想了想,又见着小芹被伤的如此模样,心里着实懊恼,拍了拍小芹的手,轻声道:“我去瞧瞧便是了!” 纵使是鸿门宴,到底还是要去的,免得再连累了宫人,反是不好。 她刚走出飞泉苑的大门,就见着胡苏在门外头的树荫下头,捏着帕子,双眼微眯,活像是一只促狭的野猫。见着是明妃来了,那人双眼微眯,赶忙奔上前,朝着那人笑了笑,稍稍行了一礼,十分敷衍。 “明妃娘娘安好,我们主子说了,请明妃娘娘往西宁殿走一遭哩!” “嗯!”林浅微微颔首,冷笑连连。“既然是姐姐来请,自然是要去的!只是,倒是不知你为何要打本宫跟前的丫头?” 额! 胡苏一脸讶异的看着那人。 哪里想到这么一个傻子也会有如此伶牙俐齿的时候,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沉默半晌,见着跟前的明妃已然是黑了一张脸子,忙道:“不过就是手滑了些,这日头毒的很,奴婢方才打着扇子,哪里知晓,直接打到了小芹的脸上去了,着实对不住!” 闻言,林浅冷笑更甚。 好一个了不得的丫头。 她冷哼一声,走上前,捏着帕子,朝着那人笑了笑,狠狠给了胡苏一巴掌,那胡苏防备不及,呆呆愣愣地瘫软在地。 “你!” “今儿个日头着实毒辣的很,方才本宫手滑,这才打了你一巴掌,对你不住!” 说罢,也不管不顾,扬长而去。 那胡苏气得牙根痒痒。 方才那明颖儿,分明就是个泼皮,哪里是什么呆子? 难不成这些时日都是装出来的痴儿?她越是觉着心里发慌。在毒日头底下,慌慌张张跑到了西宁殿。 那林浅一路穿花拂柳到了那人寝殿,看着这里头物什,样样精美华丽,穷凶极奢,都说乐家家业深广,这会子见着,果然觉得深有此理。只是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上一回在玉漱殿宴请群臣百官,她见着一清二楚,想来那颜苏,也不知是忍耐多久,等到时机成熟,想来,那人必定也要一命呜呼,届时这乐知馨又能算的着什么?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此而已。 她进了门,只见得三五个穿针刺绣的红衣宫女,坐在西厅的大理石上头,一脸沉肃,没有半点笑意。 那后头的荼蘼架上,繁花似锦。 她跟着那带头的宫人,到了正殿。 里头更是红光灼灼,满堂锦绣。那乐知馨坐在主位上头,穿着一身金红色的宫衣,手里拿着一块翠绿锦缎。 见着是明颖儿来了,乐知馨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眉眼之间愈发狰狞。与那一身金贵衣裳,毫不相配。 “哟,妹妹来了!”她三五步上前。“前几日未能在妹妹的飞泉苑找到本宫心仪的宫女,又想到当初在玉漱殿里头看过一个跟妹妹生的一般无二的丫头,这才想着同妹妹好好问问,可见过什么跟妹妹生的一般无二的人么?” 林浅心口发颤。 果然,这乐知馨并非池中之物。 乐知馨这几日细细想着,那小妮子何等模样,又念着这明颖儿,发现他们眉眼之间有七八分相似,至于那一二分不同,也不过就是神采上头,至于其他的,别无二致。她心下生疑,今儿个才将这人请了来。 见着她穿着一身青衣,半新不旧,半点不像是宫里头的娘娘。 她朝着那人走了几步,轻声道:“难道妹妹就不好奇么?” “这天下人,有点相似,也没有什么稀奇,姐姐莫要想太多了些!” “你?”乐知馨颇有些吃惊,看着那人的眼神,好似是见鬼了一般。“你还会有这些计较?当真是了不得,都说你是个痴儿,对这些更是不清不楚,现如今见着你此般模样,分明是个清醒人!“ “前些日子落水病了,倒是知道了一些事理,让姐姐笑话了!” 乐知馨愈发有气,冷笑连连。 “那前几日本宫到飞泉苑,见着你还是痴痴傻傻的模样,难道都是装模作样的不成?当真是可笑,你敢糊弄本宫!” “颖儿不敢,姐姐要几个伶俐的宫女,没想到姐姐没看上我那飞泉苑里头的,就气呼呼地去了,妹妹着实愚钝的很,倒是不知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姐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