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主山河:医女绝色

更新时间:2021-02-23 14:55:20

凤主山河:医女绝色 连载中

凤主山河:医女绝色

来源:微小宝 作者:茗门水香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宁儿 人气:

《凤主山河:医女绝色》作者:茗门水香,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小姐宁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两世为人,来自现代古中医世家的大小姐,慕容久久,待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一个古代版受气包时,她毅然决然的发下豪言,我的人生我做主。 从此之后。 她一斗伪善继母,让你知道花儿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红。 二斗莲花小妹,让你成残花败柳,看你以后敢在姐跟前嘚瑟。 三斗狠心老爹,你对我不仁,那就休怪闺女我不义了,断你官途了。 可没了家人,可怎么好,于是姐步步登高,今日你们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们高攀不起,却不想误惹某妖孽男人,从此一失足成千古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儿跟两个二等丫鬟秋菊和秋雪,从这些人一来,就都被惊醒了,正着急忙慌的穿着衣服,掌着灯出来看。

“刚才婆子们巡视,看到一个可疑的贼人,一路追赶,追到大小姐的院里就没了踪影,可别让那贼人伤了大小姐,赶紧的,搜搜……”

一个巡视的粗用婆子,一进门,扯开嗓子就喊。

将宁儿吓的够呛,“钱嬷嬷,你可不兴胡说啊,我们都在这院里住着,都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有贼人。”

“你这小蹄子懂什么?要是真有贼人进来,伤了主子们,你就是十条命也赔不起,让开……”

“相爷跟夫人来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句。

无数的火光缭绕下,苏氏与宰相慕容正,都披着夜用的斗篷,散着发髻,明显是从床上赶过来的,面色一阵不耐。

“奴婢见过相爷……”

“……见过夫人。”

之前那嗓门最高的钱嬷嬷,赶紧上前将事情禀报了一遍。

慕容正一听,可能有贼人混入了后院,而且还摸进了小姐的屋里,当即变了脸色,指挥着宁儿道:“还不快把大小姐叫起来……”

若是真有贼人在里面,岂不是污了清白,本就被连退了两次婚,这样的女儿,他是万万容不得的。

“是……”

宁儿白着脸,不得不从。

“钱婆子,这丫头年轻实浅,你也跟着进去照应照应,”苏氏飞快的朝钱嬷嬷吩咐了一句,但她心里几乎已经笃定,杨硕肯定是得手了。

不然外头这么大动静,怎也不见出来,多半是没脸出来了。

苏氏贵气的凤眼里,迅速闪过了一抹凶狠。

感觉门外之人,步步临近,屋里的慕容久久拢了拢头上,散下来的乌发,就主动推门走了出去。

“不用看了,女儿这不是出来了吗?”

嗓音清丽圆润,不急不缓,半点不似出什么事的样子,慕容久久就这样淡淡然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跟前。

慕容正闻声,也抬眸看去,就见自己这许久未见的大女儿,一席素色斗篷,长发披散,但一张瘦瘦小小的脸,却是眉眼精致,从容大方。

隐约间,仿佛令他有看到了多年前的原配云氏,也如她这般,貌不惊人,却有种内在的精致,总是不急不缓,进退得宜。

“女儿见过父亲。”

一个晃神的功夫,慕容久久已经站在了慕容正的近前。

慕容正一下惊醒,想起原配云氏虽好,却并不真得他的心,加之十年前齐王府覆灭,云家举族遭到牵连,身为云家女婿的相府,也是如履薄冰。

他就打心眼里,对那个温婉的原配,在没什么好感了,这些年,无论在官场上还是别的场合,他都刻意的对与云家有关的人事,划清了界限。

这个女儿也不例外。

“久久,你在屋里没什么事吧?外头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不见出来?刚才钱婆子说有贼人摸进了你的院子,别是……”苏氏咬着牙,皮笑肉不笑的紧紧盯着慕容久久。

原本的志在必得,此刻一见如此气定神闲的慕容久久,也不禁生出了几分狐疑,可是,不应该啊,后院巡视的婆子,被她抽调走了大半,杨硕一个大男人不可能得不了手。

难道是这小贱人在唱空城计。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今天既然闹开了,她就一定要搜上一遍,因为比起慕容久久的淡然,她更信得过今晚的安排。

“母亲多虑了,这大半夜的,就算出了天大的事,女儿家也得穿上衣服在出来见人啊,那里有母亲这般耳聪目明的本事,里外隔了三条院子,半亩花园,女儿的院里摸进贼人,您都比女儿洞察的早,实在叫女儿心生佩服。”

慕容久久话里带刺,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正闻言一愣,他虽从不爱搭理后宅之事,但也不是傻子,因为原本这种事他来不来都无所谓,但苏氏今晚却是表现的太过刻意,像是要极力表现什么。

一时,他暗沉的眸中,闪过了几分探究。

苏氏心头一跳,嘴上赶忙苦口婆心的劝道:“相爷,不管怎么说,后院里摸进了贼人,关系重大,为了久久的声誉,今晚也得彻底清查一般,否则人心惶惶,谁也无法安睡啊。”

“是啊,夫人说的对……”

周围一圈奴婢婆子们,都纷纷附和。

慕容久久将众人的表现都看在眼底,仿佛还有那么一丁点的不甘心,声明道:“女儿的闺房没有贼人,今日这般兴师动众的搜查,只怕落到旁人的耳中,反倒像是有什么,传扬出去那才叫真真污了女儿的名誉,父亲,您以为呢?”

一双平和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向慕容正。

而这个道理,慕容正如何不懂,正欲言说什么,苏氏赶忙接过了话茬,“相爷,久久年纪轻,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若是那贼人隐在暗处,咱们一会儿走了,岂不会祸害了这一院子的姑娘。”

慕容正点了点头,“你母亲说的也不无道理,搜一搜吧,都是自家人,绝不会传扬出去的。”

“是嘛。”

慕容久久面容渐沉,终于不再抱任何希望,认命似得摆了摆手,“搜便搜吧,只是女儿的房间,年久未修,实在的简陋,到要请嬷嬷们手脚轻点。”

“搜。”

一声令下,几路的婆子如狼似虎的就冲了进去。

看这架势,那里是搜查贼人,分明是抄家,但作为父亲的慕容正,始终未露出过丝毫异色,一直与苏氏并肩而站。

看上去是那样的附有官威,高不可攀。

于是,脑子里一些模糊的记忆,开始逐渐清晰。

自她母亲云氏不在,云家败落之后,儿时的慕容久久,无论怎么被人欺负,被人辱骂,只要敢还手,敢还嘴,都会遭到这个父亲,偏袒的训斥。

“身为当家嫡女,既然不知爱护宽容妹妹,实在过分……面壁思过三日,只准喝水,不准吃饭……”

呵呵。

她终于知道杀死慕容久久的元凶是谁了,原来是这位威严的父亲啊,如果不是他不问青皂白的百般打压,慕容久久就不会有那么胆小怯弱的性子了。

在遭遇人生最大的羞辱时,也不会想到一死了之,而不去求自己的生身父亲做主。

真可怜。

“夫人,没有……”

“……没有贼人。”

搜查的婆子,很快都退了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