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佣兵城主:娘亲,父王又失踪了

更新时间:2021-02-20 13:31:51

佣兵城主:娘亲,父王又失踪了 连载中

佣兵城主:娘亲,父王又失踪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田婉儿 分类:穿越 主角:司马伊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佣兵城主:娘亲,父王又失踪了》是田婉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司马伊莲,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现代医学博士,一双妙手,研制出无数药品。 一朝穿越,沦为司马府最不受宠的嫡女,而且荒郊野外遭遇侮辱。 当她在这异世睁眼,风云变幻,天命逆改! 她脚踩白莲花,虐渣男,悬壶济世,走上人生巅峰! 只是……却惹上了一个冷面的妖孽四王爷。 日日虐心,夜夜虐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那我们现下该去往何处呢?”香荷叹了口气,环视了这熙熙攘攘的街巷,眸子里渗透着茫然。

“天大地大,总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司马雅柔望着香荷一脸的忧虑,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香荷点点头,她是极为相信司马雅柔的,既然她会这么说,定当是有所办法的。

她们在街上走着走着,迎面有一家偌大的绣坊,司马雅柔眼睛一亮,立即拉着香荷上前去。

“老板娘,请问你们这里招不招人啊?”

绣坊的老板娘打量着司马雅柔和香荷,眯了眯眸,“你们叫什么名字,都会些什么啊?”

“我叫司马雅柔……”她的话音未落,老板娘顿时变了脸色。

“走,走,我们这里不招人。”老板娘劈头盖脸地一顿吼,司马雅柔很是疑惑,却也只能带着香荷离开。

紧接着,她们又去了饭馆和大户人家的宅院等地询问需不需要人手,通通被无情地赶了出来,只因为,所有人听到司马雅柔这个名字。

她们已然在京师绕了一大圈了,一直在碰壁,没有任何收获。

“那儿明明立着招人的牌子,却偏偏拒绝我们。”香荷颇有些恼怒。

司马雅柔蹙眉,她觉得十分不公平,但是也并无他法,“我们去下一家问问。”

“小姐别去了……他们,不会要我们的。”香荷的眼泪挤在眼眶里,她吸了吸鼻子,“怎么办呀小姐……要不,您把我卖到青楼换些银两吧,不然我们都会饿死的。”

司马雅柔一听,立时绷了脸,“香荷你在胡说什么,我才不会把你卖到青楼呢。现在我们相依为命,应当互相照顾,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

香荷见司马雅柔的脸色有些不悦,也不敢再多说,只得拭了拭眼角的泪光。

司马雅柔十分不解,为何这些人针对她们。她细细思忱,继而缓缓道,“他们肯定是惧怕梦府的势力,所以都不敢收留我们。我们以后要忘记以前的身份,隐姓埋名,这样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这个司马诚可真是狠心,完全不给她们留活路,怎么说司马雅柔也是他的亲生女儿,没有了利用价值,就随便弃之。

她们避开了喧嚷的闹事,往城南的贫民区走去。两人走了很久的路,才看到前方有一个小木屋,司马雅柔忽然有些口渴。

香荷敲响了木门,只见开门的是一个妇人,司马雅柔透过门缝望去,似是唯有妇人一人居住在此。

香荷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您行行好,可不可以收留我们,我们是逃灾的姐妹,已经一日未吃未喝了。”她说着,声线掺杂了哭调。

妇人心善,见这两个姑娘委实可怜,便点了点头,“反正我一人住着也无趣,你们还可以同我做个伴。”

她们欣喜,不甚感激,“多谢您了。”

妇人将司马雅柔和香荷迎到屋里,继而舀了碗水递给她们,“真是太委屈你们了。”

屋子虽然简陋,但是收拾利索整洁,这让司马雅柔想到了一句话,“虽是陋室,惟吾德馨”。

妇人并无计较她们是从哪里来,她没有孩子,看着司马雅柔的年纪不大,应当是攀在父母膝下撒娇的时候,却要沦落至此。她甚是于心不忍,因而待她们,像是自己所出一般。

“还好遇上了您,否则我们今晚都不知要在何处落脚。您真是个好人。”司马雅柔深知这里的人情冷漠,妇人的一丝善举,让她感受到穿越而来,从未体会到的莫大的温暖。

妇人笑靥如花,她这里平时鲜少有人来,如今多了两人很是热闹,“瞧你这个孩子,好了,我去给你们做饭吧,你们奔波至此,一定饿坏了。”说着,便走去厨房忙碌。

“这位妇人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我们绝不能在此白吃白喝。这里的环境不比梦府,香荷,你能吃得了这苦吗?”司马雅柔忽然正色道,她不忍心连累香荷,想着如果不行就将她送个好人家做丫鬟,总比跟着她这个落魄主子好。

“香荷本就是一个奴婢,还谈什么吃不吃苦。小姐您待我好,香荷都看在眼里,只是以后要委屈小姐了。”香荷扁了扁嘴。

她也是极为心疼司马雅柔的,毕竟一个堂堂的相府千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一下子换了环境,如何习惯得了?

司马雅柔摇摇头,“我也不能一辈子都依赖司马府啊,总该一个人去尝试这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香荷,我们现在是姐妹了,没有什么主子和奴婢的身份了,往后还是应该相互扶持才是。”

“香荷能遇上小姐,是香荷一辈子的幸事。”

司马雅柔和香荷都对新的生活有所憧憬,即便条件艰苦,也难掩她们心中的那份快乐。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黑衣人收入眼底。

“主上。”黑衣人单膝跪地,双手拱起,恭敬说道。

男人转身,露出棱角分明的脸庞,鬓若刀裁,眉如墨画,深邃而清冷的眸光扫了一眼黑衣人,“司马雅柔有什么情况?”

“回禀主上,司马雅柔被司马诚赶了出来,现下在城南落脚。”

男人冷峻得仿佛不闻人间烟火,他便是那日强暴司马雅柔的男人,危险又神秘。他听了黑衣人的话,眸子略为闪动。

自从那日往后,他便派了人盯住司马雅柔的一举一动,本以为她会同旁的女子一样,对于失去贞洁这种事情寻死觅活。没想到她竟然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现下被赶出府还这么快找到落脚的地方,真像是打不死的小强。

男人虽然对司马雅柔存了几分好奇,转念想起自己的母亲因为司马诚的陷害,早年便送了性命,他的怒火就一下子蹿了上来,他狠狠地攥了攥拳头,发出咯咯声响。

男人冷哼了一声,“哼!想要安稳生活,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司马诚那个老贼,他要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是如何承担这份痛苦的,他要司马家把欠他的一切都还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